点击关闭

产品未来-中国市场对于戴姆勒未来发展布局的重要性

  • 时间:

【四川宜宾珙县地震】

記者當時的問題原話是這樣的:

關於戴姆勒與中國對於奔馳而言,中國市場的重要性從今年上海車展上北京奔馳銷售公司CEO倪凱喊出的那句“天佑你我,天佑中華”就能強烈的感受到。在康林松這個戴姆勒新任掌門人眼中,中國市場的重要性亦然。

不僅是與電池企業合作,戴姆勒開放融合的心態還擴展到了智能駕駛領域。除了與博世合作進行L4、L5級別的自動駕駛研發之外,前不久,戴姆勒還宣佈與寶馬展開合作,主要研究方向是L4、L5級別自動駕駛技術在個人出行領域的應用。

從康林松描述的自己與中國的三次交集可以看出,中國市場對於戴姆勒未來發展佈局的重要性。就銷量而言,康鬆林表示,去年戴姆勒在中國市場銷售了超過67萬台新車,而第二大市場美國的銷量為30多萬台,這意味著中國用戶的需求、對產品的喜好對戴姆勒至關重要。

這段對話的娛樂性大概相當於某次中學期末考試後,同學A問學霸:“隔壁二班小明,他說這個學期期末一定要考贏你拿全校第一,那你的目標是什麼啊?”學霸說:“我每次都第一,無所謂了。就是希望下次考滿分,不辜負我媽的期望。”

“這次法蘭克福車展是三大豪華車企全球CEO換屆之後的首次亮相,寶馬全球CEO的目標非常明確,他說寶馬的目標就要重回全球豪華汽車品牌銷量第一,超過奔馳。您作為奔馳的新掌門人,您的目標是怎樣的?”

第三次,是戴姆勒對中國自動駕駛研發團隊Momenta的投資。中國人豐富的創造性讓康林松對Momenta的未來充滿信心。

康林松表示,儘管戴姆勒對電池技術的研發已經有了一定規模,但從商業應用的考量來看,與最優秀的電池供應商開展有建設性的合作,發揮他們在全球的優勢,才能在電氣化領域取得決定性的優勢。

今年8月,奔馳以6.0793萬輛的成績衛冕豪華品牌銷量冠軍,同比增長10.8%。而今年1-8月,其在華市場累計銷量(含smart)為46.2934萬輛,也同比增長3%。

以上這段話是康林松在今年法蘭克福國際車展接受採訪時的原話,單獨看起來似乎沒有亮點,但結合記者當時的提問,或許就能感受到這位新晉掌門人的自信和傲骨。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汽車維基。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戴姆勒股份公司董事會主席、梅賽德斯-奔馳汽車集團全球總裁 康林松

時間:2019年9月10日

對中國汽車市場,對未來汽車,他都有自己的看法,而同時擁有經濟學科出身的敏銳嗅覺和從事汽車行業多年的理性思維,也讓康林松對戴姆勒在全球汽車產業變革下的發展有了更全面的認知和戰略部署。

雖然只是個玩笑的比喻,但事實上奔馳現在在豪華品牌的地位,大概就是類似於學霸的存在。雖然車市整體下行,但奔馳強勁的增長勢頭仍然沒有放緩。

加快產品投放的同時,如何保證產品的差異化優勢顯然也是奔馳電氣化轉型中的重點。康林松認為,在電氣化領域保持競爭力的關鍵在於選擇最優秀的供應商。目前,戴姆勒已經與一些全球頗具實力的企業在電池技術、商業應用等方面開展了合作,其中包括來自中國和韓國等地的供應商。

在產品規划上,戴姆勒將主要以純電動車型、插電式混合動力車型兩張技術路徑入手,實現電氣化轉型,預計到2030年,將通過以上兩種技術路徑實現50%產品的電氣化。此外,配備內燃機的車型也將至少配備48伏智能電機系統,通過“輕混”來實現整個車型陣容的電氣化。而氫燃料汽車將主要被用在戴姆勒的商用車領域。

關於電動化和未來如果說中國是奔馳未來最大的銷售市場,那麼電氣化作為奔馳在本次法蘭克福車展最突出的主題,也會是奔馳未來產品方向的主旋律。

“目前我們仍然是全球豪華品牌銷量第一,未來我們也希望保持這樣的地位。對我們(奔馳)來說,最重要的不是銷量或排名,而是為客戶提供更好的客戶體驗,我們希望能夠不斷踐行品牌對客戶的承諾。

第一次是在正式採訪之前,康林松介紹自己剛剛於9月5日以經濟代表團成員的身份陪同德國總理默克爾訪華,在武漢他領略到了長江的壯闊,也感受到了中國城市建設的飛速發展。

第二次,是在德國戴姆勒總部。康林松表示德國戴姆勒有300多為中國籍工程師,中國留學生為戴姆勒在智能互聯以及數字化解決方案上,提供了更多源自於中國年輕群體的需求和創意靈感,讓戴姆勒的產品能更符合中國消費群體,乃至更多年輕消費群體的需求。

訪談人:汽車維基APP創始人 關囡

這個觀點,康林松顯然也非常認同。在法蘭克福國際車展上,【汽車維基APP】採訪了戴姆勒史上最年輕的掌舵人康林松,從他的言談中,我們能感受到這位年輕領導人對佈局戴姆勒未來的躍躍欲試。

中國市場的重要地位也意味著戴姆勒需要駐派一位對戴姆勒以及奔馳品牌有著極其深刻的理解,同時又有豐富的國際市場管理經驗的人勝任,在康林松看來,楊銘是不二人選,他也表示非常看好未來五到十年內奔馳在中國的發展潛力。

所以在面對“中國車市出現周期性下滑時,奔馳會不會對中國市場的目標有所調整”這樣的問題時,戴姆勒大中華區董事長兼CEO唐仕凱的回答是否定的。他認為雖然車市整體下滑,但豪華品牌仍然有所上漲,因此未來戴姆勒也將持續不斷加大對中國市場的投入。

所以,在產品研發上,戴姆勒已經越來越多的偏向於中國消費者的需求喜好,尤其是在智能網聯、電動化以及自動駕駛方面。

地點:法蘭克福國際車展·梅賽德斯-奔馳展台 1號專訪室

康林松用三次與中國的“交集”概括了自己對中國的印象。

受訪人:戴姆勒股份公司董事會主席、梅賽德斯-奔馳汽車集團全球總裁 康林松戴姆勒股份公司董事會成員、戴姆勒大中華區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 唐仕凱

投資Momenta只是其中一個例子,在中國,戴姆勒還加入了百度阿波羅計劃,與博世合作研究自動代客泊車技術。與中國本土的汽車品牌,如北汽、比亞迪、吉利開展的合資合作也從奔馳在華的推廣、電動化技術的推進、戴姆勒“立足中國,放眼全球”的國際化發展佈局等多方面產生推動作用。

在法蘭克福車展,康林松再次重申了奔馳“2039願景”,其核心在於“到2022年,在歐洲實現車輛生產的碳中和;到2030年,電動車型將占據新車銷量一半以上的份額;到2039年,著力實現新車產品陣容的碳中和。”

一方面,由於歐洲對碳排放標準的嚴苛要求,各大汽車製造廠商都在加速對“碳中和”產品的研發工作,而大量“碳中和”產品研發成本必然高於內燃機產品的研發,這就要求奔馳在提高各環節工作效率、加速“碳中和”產品投入的同時,實現投資與成本管理的平衡。

早在蔡澈時代,有關於戴姆勒的電氣化轉型已經全面開啟。三年前,奔馳發佈了“瞰思未來”(C.A.S.E)戰略,其中“E”便代表“電氣化”。圍繞著電氣化的轉型,一直是奔馳擁抱並試圖引領汽車新四化時代的重頭戲。而在康林松時代,電氣化轉型的腳步更加迫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