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教育家长-他们的课业负担更多来自校外而非校内

  • 时间:

【国泰机长通风报信】

紙面行為規範也罷,宣示性條款也罷,“減負令”還是有其存在的意義,但也不宜高估。畢竟,減輕中小學生課業負擔是一項系統工程,非教育部門獨力能夠勝任。別的不說,要是得不到廣大家長的真心配合,減負難免事倍功半。把家長爭取過來,使之成為減負的“副攻手”,必須從素質教育、學生評價、高校招生、就業保障等多維度著手改善,逐步扭轉“只見分數不見人”的中小學教育現狀。

可以肯定,教育行政部門發佈的行政命令對學校是管用的,尤其是升學壓力不大的義務教育階段學校。比如“小學一、二年級不佈置家庭作業”這一規定,在許多地方已成為共識並付諸行動。高中階段學校能否不折不扣執行,有待觀察。但只要看看某些學校高三教室牆上貼著的勵志標語,諸如“只要學不死,就往死里學”“通往清華北大的路是用卷子鋪出來的”“流血流汗不流淚,掉皮掉肉不掉隊”“生時何必久睡,死後自會長眠”……就不難知道,減輕高中生學業負擔何異於滾石上山。

廣東省教育廳日前公示《落實教育部等九部門關於中小學生減負措施的實施方案(征求意見稿)》,其中要求,小學中高年級、初中和高中學生每天書面家庭作業總量,分別控制在1小時、1.5小時和2小時以內。嚴禁教師佈置重覆性和懲罰性的家庭作業,不得給家長佈置作業或要求家長代為評改作業,鼓勵各地開展每周“無作業日”等方面的探索。

中小學生課業負擔重,如八仙桌上放燈盞——明擺著,“切實減輕中小學生課業負擔”這句話我們也聽了好多年。去年底,教育部還聯合國家發改委等九部門印發了《中小學生減負措施》,措施有30條之多,涵蓋方方面面,規定相當細緻,被外界稱為“減負三十條”。至今超過半年了,不知“減負三十條”效果如何。

退一步說,就算所有學校都聽話,中小學生學業負擔能否應聲掉下來,還是一個未知數。因為,背後有一股強大的反作用力,它就像一道大壩,抵擋著“減負令”的衝擊波,那就是廣大家長。只要分析一下中小學生課業負擔的“必選動作”與“自選動作”占比,就不難得出結論,他們的課業負擔更多來自校外而非校內,來自家長而非老師。老師少給或不給孩子佈置家庭作業,孩子是高興了,可很多家長未必開心。於是,許多孩子一放學,就被他們的家長送進了各類課外班、補習班,有的連周末都安排得滿滿噹噹,一周七天連軸轉,半天休息時間都不給。校內減下的“負”,不但在校外補足了,有時還加了碼,負擔更重了。此等語境之下,“無作業日”豈能過得了家長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