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青年专业-在开展主题宣讲的同时深入社会进行实践调研

  • 时间:

【邓伦小号曝光】

走出象牙塔的“明星講師團”■辦好學校思想政治理論課 經驗篇

“1836年,18歲的馬克思轉入柏林大學,精神面貌發生了改變,從熱血的哲學憤青變成了靠譜的學術宅男,實現了‘叛逆少年’的華麗轉型……”著淡妝,漆黑的披肩長髮,講臺上的胡蝶看起來很有範兒。

如何打破這種刻板印象,讓年輕人擁抱馬克思主義?講師團的年輕人把功課做在了同齡人、代入感上。除傳統的經典理論類和黨史黨建類的主題外,講師團緊密結合熱點和青年需求,成立了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學習組、馬克思主義與青年組、形勢政策組,回應青年關心的現實問題。

宋金介紹,他們曾在改革先鋒、全國道德模範郭明義的帶領下,同走礦山路,在一線真切體驗礦工的艱苦生活;也曾在銀川閩寧鎮實地調研學習,對西海固地區脫貧攻堅、促進民族地區團結和穩定等工作進行深入瞭解。

目前,北大馬院研究生講師團共有團隊成員44名,宣講30餘場,受眾6200餘人,平均滿意度達80%以上,收到了良好的社會反響。

走出象牙塔,打通從理論到實踐的路徑

“在馬言馬”,走出馬院書齋2018年12月22日,冬至,北大馬院研究生講師團誕生的日子。那一天,首都6所高校學生理論團齊聚一堂,舉行慶祝改革開放40周年研討會。

而對於講師團成員而言,讓課程乾貨滿滿並具有吸引力是一大考驗。講師團成員、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專業2017級博士生毛菲為了準備《馬克思主義是個什麼主義》這一題目,找來了《資本論》《1844年經濟學哲學手稿》《黑格爾法哲學批判》等著作研讀。“和馬克思對話,就會發現,偉人其實不難懂,我主要立足文本,儘量深入淺出,講出馬克思著作中的精華。”毛菲說。

胡蝶是北京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黨的建設專業2018級博士生,也是北大馬院研究生講師團的一員。站在寧夏大學的講臺上,她用活潑靈動的語言和豐富生動的故事,立體化還原了一個“活”的馬克思。

“在實踐調研中,我們探尋黨的理論方針政策的產生過程和現實基礎,求真學問、練真本領,努力做到知行合一,擔負起歷史賦予新時代青年的光榮使命。”講師團常務副團長、黨的建設專業2018級碩士生宋金說。

成立不足一年,從校內講到校外,從社區講到工廠,場場爆滿。這支研究生講師團用了什麼絕招,帶動起馬克思主義理論宣講的熱度?

馬克思主義是理論科學,更是實踐科學,講師團的青年們始終堅持既要做理論宣傳的發聲者,也要做社會實踐的行動派,在開展主題宣講的同時深入社會進行實踐調研。

“能不能將所學的理論知識傳播出去,打造具有馬院品牌的實踐項目?”北大馬院陷入思考,研究生講師團的成立讓人看到了曙光。

“講師團的同學們牢記習近平總書記的殷殷囑托,以學促講,以講促學,在宣講過程中唱響主旋律,傳播正能量,努力將自己鍛造成為理想信念堅定、專業功底扎實、實踐本領過硬的新時代有為青年。”孫蚌珠說。(於珍 柴葳)

“研究生講師團必須把握正確的政治方向,在正確的方向指引下宣講,這需要具備扎實的理論基礎。”北大馬院黨委書記孫蚌珠說,學院為研究生講師團配備了25名重量級導師,每場宣講或社會調研前,從確定宣講題目到集體備課試講,全程細節都要由導師團先“挑刺”。

看似輕鬆靈動的宣講背後,是講師團成員付出的艱辛努力。講師團成員、馬克思主義中國化專業2018級博士生史錫哲坦言,要想讓課程更有吸引力,必須提升課程的理論深度,用生活化的語言講理論,用深刻的理論解答問題。

“過去那種枯燥的、千篇一律的說教式灌輸教學,讓很多人對馬克思主義理論有了疏離感,甚至貼上了枯燥、無趣的標簽,我們想打破的就是這種刻板印象。”講師團團長、馬克思主義發展史專業2018級博士生寧悅說。

創新宣講,從打破刻板印象開始“當我們提及青年,大家會想到什麼?是‘用最貴的眼霜,熬最長的夜’的朋克式養生?還是‘馬上就要禿了’的焦慮?”

受眾的反饋給出了最好的答案。講師團成員、思想政治教育專業2017級碩士生張玉傑說:“馬克思主義是座恢弘的理論大廈,它的內容理應通過我們的話語和表述,得到更合理、更充分的表達。”

從河北邯鄲到遼寧遼陽,從寧夏銀川到浙江蘭溪,聚焦慶祝改革開放40周年、紀念五四運動100周年、慶祝新中國成立70周年等重大主題,經過半年多的發展,北大馬院研究生講師團從校內特色黨課、團課的支部巡講起步,慢慢發展到了校外的主題宣講,成為頗受歡迎的明星講師團。

馬克思主義中國化專業2018級博士生張宇晶也是此次講師團走進寧夏高校宣講活動中的一員,在以“青年與時代”的主題宣講中,她一上來就抓住了青年人關註的“焦慮”這個切入點,從產生的源頭入手為“焦慮”畫像,引出將對美好生活嚮往的壓力轉化成青年人奮發向上的動力,從而更好地為社會、為時代作出貢獻的觀點,一切便都水到渠成。

思路的轉變直接帶來形式的創新。能否將馬克思主義的立場、觀點和方法通過表情包、短視頻、網絡語言等接地氣、極富感染力的形式表現出來,實現共情、贏得共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