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小时演练-某旅宣传科干事吴亚一本想带领报道组成员好好采集一些素材

  • 时间:

【2019暑期档电影数据】

在接下來的採訪中,吳亞一更是體驗深刻,短短幾公里的路途,就多次遇到盤查。雖然行程有所耽誤,但報道組成員普遍感到:官兵全身心投身實戰化演練,他們一絲不苟、認真履職的樣子,真帥!

聽著帳篷外一輛輛戰車呼嘯而過,吳幹事急得乾瞪眼。大概過了半個多小時,鎖住的帳篷門帘這才打開,鄭錦程一手拿著通行文書,抱歉地說道:“吳幹事,不好意思,還真搞錯了,不過沒有口令,誰來了都是這個待遇,哪怕關錯了被上級批評,我們也不會放過一個可疑人員。”

在交流過程中,吳亞一得知被當成可疑對象關押的前因後果,心中的那一絲不快也隨之消散。

8月下旬,第74集團軍一場紅藍對抗演練在某地域打響,某旅宣傳科幹事吳亞一本想帶領報道組成員好好採集一些素材,卻沒想到“開工”的第一天就被“請”到了“戰俘營”。

來不及解釋,只見哨位領班員鄭錦程快速打了個手勢,數名“紅軍”警戒人員迅速圍攏過來,“抱歉,由於你們身份不明,請跟我們走一趟。”言語間,哨兵已經將報道組的攝影攝像裝備全部“繳獲”,一行人無奈,只能跟著走進了看管嚴密的“戰俘營”。

原來,導調組的通行牌並沒有可識別的防偽功能,“藍軍”已經對其進行仿造,並先後派出數名偵察員偽裝成上級工作組到“紅軍”營區刺探消息。對此,“紅軍”在警戒方面下足了功夫,進門的時候需要明令,在內部行走和出門的時候需使用暗令,且每兩個小時更換一次,如此才沒有讓“藍軍”得逞。

“站住,口令!”清晨,吳幹事帶隊來到某營區,當聽到前方哨卡傳來的詢問聲,他心裡不禁打起了問號:報道組成員都佩戴著從導調組領取的通行牌,為什麼哨兵還在“情況內”,難道是揣著明白裝“糊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