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石刻文物-没有经过审批私自拓印文物、对元代及以前文物使用原件拓印、对文物造成损害等行为

  • 时间:

【国庆70周年阅兵】

在他看來,拓印行為,實質是石刻或碑刻內容的“出版”行為。盜拓行為,從法律角度講,也屬於一種盜版行為。(完)

而第八條中規定,複製、拓印文物,應當依法履行審批手續。

客戶端北京10月10日電(袁秀月)印刷術出現之前,古代留存下來的很多文字都刻在石頭上。後來,拓印技術出現,讓石刻碑文得以流傳。不過最近,在江蘇丹陽,多名大學師生卻因盜拓文物引起爭議。什麼是盜拓?盜拓又會對文物造成什麼影響?

金石傳拓老師徐夫華介紹,其實,正確的傳拓方法及適量的次數對石刻的損害微乎其微。若用掃紙入凹的擦墨法就避免了對石刻的直接擊打,又因墨不透紙也不會對石刻造成污染,對石刻形成的損傷極輕微。用正確的技法適量傳拓還可避免石刻錶面因日曬、雨淋、風蝕、鹼化、生苔等造成的石麵粉化、砂化及石銹的生成。對歷代石刻造成嚴重損毀的反而不是因為傳拓,都是一些人為的因素,比如燒毀、砸壞、炸毀等。

不過,徐夫華也說,若是方法工具不正確又大批量地椎拓,肯定會對石刻造成損害,比如歷史上的槌碑、打碑,在上紙環節為了讓濕紙進入陰刻線紋或筆劃之內就在濕紙上墊上氈片用木槌擊打,時間長了就容易把石質差的錶面打出片狀剝落、錶面漸淺、透墨染石的現象。

2013年,還有網友質疑西安碑林博物館現場拓碑售賣拓片毀壞文物。當時,北京大學考古文博學院副教授周雙林曾稱,在石質碑刻上進行拓印,多少都會對碑刻造成損壞,作為商業經營行為的現場拓印並不太合適,應該減少或者停止。

為了保存石刻或碑刻的真實性,在其受到自然風化被破壞而呈“漫患不清”狀態之前,反而需要拓印以保留真跡,以便作為維修或重新刻碑的依據。

當瞭解到他們未經文物部門許可,屬於非法拓印後,這位網友便告知了當地文物部門。

他解釋稱,10 多年前,丹陽市曾邀請專家就南朝石刻保護問題進行討論。當時,也有專家建議給南朝石刻加玻璃罩或者建亭子,但也有專家提出反對意見,認為加了亭子或者罩子之後,會破壞周邊環境,加速風化等。後來此事不了了之,現在為了保護石刻,石刻周邊都安裝了監控攝像頭,24小時實時監控,文保員通過手機App隨時監控。

該辦法第五條規定,複製、拓印文物,不得對文物造成損害。其中提到:“為科學研究、陳列展覽需要拓印文物的,元代及元代以前的,應當翻刻副版拓印;元代以後的,可以使用文物原件拓印。在文物原件上拓印的,禁止使用尖硬器具捶打。批量製作文物複製品、拓片,不得使用文物原件。”

視頻截圖:石刻周圍有攝像頭追問:盜拓對石刻有啥影響?那麼,盜拓是什麼,它又會對石刻產生哪些損壞?其實,拓印技術出現甚早,隋朝時,文字拓印技術已經很發達。它不僅可以保存文化遺產,傳拓藝術也成為一門古老的技藝。但對於文物來說,非法拓印、過度拓印、錯誤拓印卻不可行。

如果石刻載體的岩石或碑石足夠堅硬且沒有風化,拓印時未用堅硬工具,墨汁不含腐蝕劑,拓印時又未對石刻周圍文物環境造成損害,則少量拓印對石刻不構成根本性破壞。

視頻截圖爭議:石刻能否日曬雨淋?消息一齣,隨即在網上引起討論,很多人認為,學生保護意識薄弱。但也有網友質疑,為什麼不把石刻圍起來或做相應標識,而是隨便都可以拓印。還有人說,既然石刻承受不了拓印,卻為何能在露天日曬雨淋?

視頻截圖規定:拓印文物要審批近幾年,這樣的情況時有發生,2014年,一男子對南京棲霞區甘家巷附近蕭憺墓碑亭石刻進行非法拓印,因其採用非專業手段粗暴、不計後果地盜拓石刻,警方對其處以7日行政拘留,並處500元罰款。後相關部門清洗石刻墨跡污損,前後花費了3.5萬元,但碑文陰刻字體已受到墨汁侵蝕。

張益還稱,經過專家鑒定,涉事大學師生的拓印行為未對文物本體造成損害,僅對神獸外觀有少許影響,將聘請專業人員處理殘存的墨痕、墨跡。文物部門將沒收非法拓印的拓片,並研究對該行為作出相應的行政處罰。

視頻截圖回顧:南朝陵墓石刻遭盜拓在江蘇丹陽,坐落著一處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南朝陵墓石刻,這些石刻造型生動,氣勢雄偉,是中國古代石刻藝術的珍品。但今年國慶期間,一位網友在尋訪南朝陵墓石刻時卻發現,一群人正在三處石刻前拓印。遭到拓印的石刻包括梁文帝蕭順之建陵南側石刻、梁武帝蕭衍修陵石刻、梁簡文帝蕭綱莊陵石刻以及建陵文物保護標識碑,均有一千多年曆史。

也就是說,沒有經過審批私自拓印文物、對元代及以前文物使用原件拓印、對文物造成損害等行為,都是不被允許的。

隨後,文保員唐師傅趕到制止了盜拓行為,並記錄下車牌號報警。據澎湃新聞報道,丹陽市文體廣電和旅游局文物科科長張益稱,涉事帶隊老師已經到丹陽道歉,並解釋稱其研究南朝石刻很久,此番是課堂結合野外進行游學,將南朝石刻拓片用於學習研究,沒有意識到自己的行為已違法。

視頻截圖:監控視頻盜拓也是盜版其實,除了對文物的影響,盜拓行為還涉及另一個層面。北京大學城市與環境學院教授、博導闕維民認為,古代文廟中的經碑石刻,主要功能就是讓學生們拓印做課本用。許多國家重點文物保護單位,也在拓印石刻碑刻,並作為紀念商品出售。

據新京報報道,涉事的上海大學師生將支付5000元的石刻清洗費用,是否面臨其他處罰,將根據調查結果判斷。

對此,張益對媒體回應,南朝石刻歷經1500餘年,錶面已出現嚴重風化,非法拓印對其傷害很大,墨汁流淌、滲入石刻內部,會導致石刻圖案無法辨識,而敲擊則會對石刻本體造成損害,造成表皮脫落。

那麼,什麼才是拓印文物的正確姿勢?2011年,國家文物局發佈《文物複製拓印管理辦法》,其中就有詳細說明。

廣州市博物館文物保護修複館員戴建國還稱,石質文物最害怕的狀態就是時而乾燥,時而潮濕,這樣的乾濕交替對石質文物來說是第一殺手,它會導致石質文物內部可溶鹽重結晶,鹽分重結晶會產生體積的變化,從而在石質文物內部產生應力,致使石質文物開裂粉化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