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氛围深刻-《激荡》选取弄堂里最普通的陆海波、陆江涛一家为切入口

  • 时间:

【中国解析猪瘟病毒】

當下,主流影視劇創作的一個突出的特征就是採用平民視角來完成宏大敘事,展現時代風雲變遷。《激蕩》選取弄堂里最普通的陸海波、陸江濤一家為切入口,陸江濤甚至還是社會最底層的“破爛大王”,陸思齊面臨考上大學卻輟學的困境,但是短短十年間,三人命運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陸江濤在浦東大開放熱潮中是一名建築工人、在深圳證券交易所是一名鋒芒畢露的期貨操盤人,在零售業變革中是目光敏銳的連鎖超市老闆,兄弟二人從靠賣血供妹妹讀書到成立自己的江海集團,從弄堂里逼仄的閣樓到寬敞明亮的辦公樓,通過巨大的時空跨度下的人物命運變遷,生動再現民營經濟在黨和國家的政策支持下迅猛發展的歷史,透過陸家人的崛起,藝術化地闡明擴大改革開放是黨基於對人民群眾期盼和需要的深刻體悟這一歷史邏輯。只有通過平民視角,才能在藝術創作上更好地完成家國同構,更全面展現改革開放精神圖譜,才能讓觀眾更深刻體會時代變遷的滄桑感與真實感,引起觀眾強烈共鳴。

作為一部慶祝新中國成立70周年的優秀展播劇作,《激蕩》最大的特點是選取的時間節點非常獨特——改革開放後十多年的90年代。當時,黨的十四屆三中全會已經確立了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改革目標和基本框架,具有重要意義。該劇正是以此為敘事起點,以現實主義手法表現陸家三兄妹的創業奮鬥史,勾勒改革開放以來我國經濟建設不斷發展的輝煌圖捲,彰顯了人民群眾敢於拼搏奮鬥的民族精神。

(作者:胡祥,系國家廣電總局發展研究中心研究人員)

以“匠心”意識還原時代圖景。年代劇不好拍,很重要的原因在於真切還原年代氛圍具有較大難度。《激蕩》將目光投向近30年前的歷史,要在如今繁華的國際化大都市再重現當年相對落後的場景本身就是一次挑戰,但是整體看來,劇中對90年代生活場景的描摹讓人覺得較為真實自然,關鍵在於對細節的把控比較到位。陸江濤在深圳用公用電話亭給陸思齊邊打電話邊用筆記本記錄,一下子把人的記憶拉回那個互聯網還不發達的90年代;陸江濤帶著林霞回到他的老家舊宅,弄堂里煙火氤氳,鄰裡親切相問的生活市井氛圍讓人感到溫暖動人,也為兩人的關係升溫做了環境的鋪墊;陸江濤堅守的電器修理小鋪逐步變成寬敞的五金店,再到門庭若市的超市,從場景設計到器物擺設都具有生活質感。而陸江濤與顧亦雄在天台對決尤為精彩:兩位主角在天台只能靠BP機獲取信息這個細節,推動情節一再反轉,非常生動地表現了對金錢無止欲望導致的人性扭曲,極具戲劇張力。對年代劇來說,真切還原時代氛圍就意味成功了一半。《激蕩》描寫的是30年的恢宏巨變,在反映時代風貌的細節上體現了“匠心”意識,既精心打造生活細節,也觸摸人性溫度,完成了對激蕩歲月中那些最美奮鬥者們的深情禮贊!

塑造了個性鮮明的人物形象。男主角陸江濤是江湖氣濃厚的“破爛大王”,文化程度不高,做事莽撞,是讓人頭疼的“闖禍精”,但是在他身上同時也凝聚著改革開放中那批先鋒人物共有的品質,那就是不甘於貧窮的生活,堅信通過奮鬥能改變自己的命運。他頭腦聰明,在極短的時間就能掌握股市的竅門並打敗了對手顧亦雄;他目光長遠,憑藉敏銳的商業嗅覺發現了開連鎖超市的這一商機,極具開拓精神,人物塑造較為立體。而身為老大的陸海波則性格完全相反,他始終恪守傳統家庭倫理,默默承擔“長兄為父”的責任,力保陸家不散。為了陸江濤而放棄追求溫泉,老實賺錢供妹妹陸思齊讀書,還要不停為陸江濤收拾爛攤子,是陸家當之無愧的主心骨。但是面對市場經濟浪潮,他也顯出保守的一面,死守在五金店這塊一畝三分地。不過正是這樣的性格,正好與陸江濤構成了兩極,相互補充,成為創業的最好搭檔。其他角色如不擇手段的顧亦雄,痴情溫婉的溫泉,刀子嘴豆腐心的溫老闆,都讓人印象深刻。這些性格不一的人物一方面體現出中國傳統文化中的溫厚包容,另一方面也彰顯銳意進取敢於拼搏的民族精神。